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秘制媚药
秘制媚药

秘制媚药

“不要,求求你们,我受不了了、、、,啊~~~ 慢一点。

  啊~~~ 太用力了,

  我受不了了。”我哽咽的呼叫。

  “宝贝,这才开始,你就这样,可是不行的哦!恩~~~ ,宝贝,你可真紧,下面这张小嘴把我紧紧的吸着。”说到这就更用力的撞击,只听见一阵啪啪的撞击声,我受不了的大叫了起来。

  “玄,我受不了了,饶了我吧!啊~~”忽然胸部的手使劲的捏了一下我的乳头,一阵酥麻夹杂着痛苦让我忍不住的尖叫,而后庭不住进出的巨大更用力的在敏感点上撞击。“霖,好痛,轻一点啊~ ,再这样我会死的。”还没说完,换来的是更用力的撞击,只见两只同样巨大的紫色巨兽不停的前后撞击着我,在越来越快的撞击中我再也受不了的开始颤抖,无力的瘫软下来,我仿佛整个灵魂都飞起来了一样,但是两只巨兽都没有停下,一直不停的运动,刚高潮后的我是十分敏感的,这样的运动让我吃不消,我又开始颤抖,就在我快要昏倒的一瞬间,前后两股热流喷洒出来,我不住的尖叫着,而两人同时抱紧倒在了床上,喘着粗气。

  就在我以为结束了的时候,霖和玄都从我体内抽了出来。白色的液体从体内流了出来。空气中弥漫着浓浓地情欲味道。我闭着眼睛喘着粗气,全身泛着粉红色泽,在抬头的一瞬间我看到相同的两张脸都透着浓重的欲望,我就知道一切都还没结束,我无力的希望他们不要太过分才好。

  “在判刑之前,总要让犯人有一个辩白的机会吧!”我无力的说道。

  “今天中午,你和谁在一起?”南宫玉玄边问边用领带把我的手绑在床头,并拿起枕头垫于我的腰下,而南宫玉霖不知按了什么机关,在接近我脚的两边出现了两个环扣,把我的脚打开并且扣上,把整个私处整个露出,无法闭拢。我试图扭动,逃脱这羞人的姿势,但很难动荡。

  “今天有新同学转来,身为班长,当然要带新同学熟悉环境。”我不安的扭扭腰。

  “哦,是吗?”南宫玉玄从眼部一直向下吻,让我好不容易恢复一点的力气又全没了。当他吻到胸部就停了下来,只是一直用舌头挑逗着乳尖,还时不时的吸吮,使整个乳房都沾满了口水和吻痕。一阵阵酥麻使我不由的呻吟起来。“那你为什么让他碰你的腰?”说完就在乳尖咬了一口。“啊!痛~ ,今天早晨下雨,所以有点滑,我差点摔跤,他只是扶了我一把,没什么的啊,不会连这你们也要吃醋吧?”我顿时一阵头晕,这~`~~~ 他们也太会吃醋了吧!

  “不行吗?谁要你让除我们之外的人碰了你。”说着就使劲的吸吮了起来。

  “啊~~,玄``` ”我不由的把胸挺了起来,送入他的口中。

  许久没出声的玉霖这时提着一个黑色的小提箱走了过来,说:“所以我们今天要惩罚你,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让除了我们之外的人碰你一下?”

  他慢慢地打开箱子,首先拿出了一个像遥控器一样的东西对着我摇了摇。

  “霖,你们要干什么?”我有点慌张的看着他。他对我笑的过于耀眼,这让我有着很不妙的预感。

  “这可是我们特意订购的哦。为了这玩意,我们可是很辛苦的量了又量!”

  玄从我的胸部抬起头兴奋的说着。

  “量什么?”我困惑地问到。他们没有说话,只是一直对着我笑。

  “你看这是什么?”霖手中拿着一个肉色的棒子,“这可是按照我和玄的尺寸做的哦!”说完还把它拿到我的眼前让我仔细的看。“你看只要我按这个按钮,他就会自己活动,而且还可以调节快慢。”

  “我~~,你们不会是要、、、、、、”我惊的说不出话了。

  “对,就是你想的!”不知什么时候玄手里也拿着相同的东西,对着我摇了摇。

  “能不能饶了我,我下次再也不敢了。”我真想哭了。

  “那可不行,作错了事就要受到惩罚的哦!宝贝,今天你是逃不了的。”霖温柔的吻了我一下,“要是不惩罚,你是记不住教训的。”

  南宫霖从床旁边的柜子里拿出一个雕花的粉色小盒子打开,从里面挑出白色的膏状物抹在手心,用体温将其融化,拿起假阳具认真的涂抹上去。

  “你干什么?”我害怕的看着他。

  “这是我新配制的药膏哦,可是花费了我很多的时间。记得我月初一直让你吃的药吗?”南宫玄一边吻着我一边在我耳边轻轻地说。

  “那不是避孕药吗?”难道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吗?

  “如果只是避孕药我会花费这么多的功夫吗?这可是我专门为你制作的哦。

  它可以让你的危险期固定在每个月的第十五` 十六天。平时我们留在里面的都会被子宫吸收,从而让你的皮肤变得更加的光华细腻,而且做的越多越好,不用再当心做多了对你身体不好的原因而忍耐了。宝贝,涂了这个药膏后,你会变得更敏感,不只是涂过的时候哦,这药膏会一直改善你的体质,会让你越来越敏感,并且能加速我们留在你体内‘牛奶’的吸收哦!“他边说边走到了一边,拿起了另一个假阳具涂抹了起来。

  他一走开南宫霖就走到我张开的两腿间,“宝贝,你真是太迷人了,我还真不想让手中这玩意来代替,不过这是你该有的教训。”说完就把它慢慢地塞如我的花穴。“你看你下面的这张小嘴正慢慢地把这大家伙一口一口的吞了。”

  “啊!”我忍不住的叫了起来,随着这微凉的玩意进入我的体内,一阵阵地酥麻传便全身,仿佛有无数地小蚂蚁在体内爬动。“你们早就预谋好的?!”我已经没有多余的心力和他们计较了。

  “你说对了,今天的事只是让他提前了而已。”南宫霖趴到我的胸前,用他坚硬如铁的下体顶着我说:“不知道能不能一起进去。”说着用手指探入了已经填满了的花道,让原本已经很紧窒的花穴更加的肿胀。

  “不要,我会死的。”我吓的大叫了起来。“啊~~”我受不了的叫了起来,他的手指一直在花道里的敏感点处不停的按摸“放心,我只是说说,现在的你还无法承受,真要这样也是以后的事。”说完给我一个热吻就起来让到一边了。

  “接着到我了。”南宫玄把另一个慢慢地挤进我的后庭,:“宝贝,感觉怎么样?”边说边吮吸着我的乳房。

  “好胀!啊,好难受!”从前后不停的传来酥麻感,让我难以集中精神。我不由自主的呻吟出来。

  “这样就受不了,呆会儿怎么办?”南宫玄用力的吸着我的乳头,让原本就粉红美丽的乳头反射着水样的光泽,显得更加诱惑迷人。

  “现在你就好好的接受惩罚,我和霖有事要商量。你要乖乖地哦!”说着就拿出了两个小型遥控器。“霖,你说开到哪一当?”南宫玄朝南宫霖邪邪地笑了笑问到。

  “当然是最快的了。谁叫她今天这么的不听话。”说这就一把抢去了一个调到了最快。

  “啊!好快,我受不了,霖,我下次不敢了,放慢点啊!啊~~”只见后庭的阳具不停的跳动,频率很快。巨大的快感不停的传来,可是四肢又被固定住了,至使我的腰肢不停的纽动,妄想通过这种方式来减轻快感。

  “什么,还想有下一次。本来只想调到稍快,但是现在我改变注意了。从现在开始你就乖乖接受处罚吧!”南宫玄也把手中的遥控器调到了最快,顿时花穴中的阳具也开始快速的震动起来。

  这是我再也忍受不了的呻吟起来,越来越快的呻吟声中我又依次的高潮了。

  但是并没有给我休息的机会,那两个假阳具还在不停的动着,我敏感的小穴又开始紧缩。南宫玄把手放到小穴中的假阳具上拉了拉说:“宝贝,你可吸的真紧,拉都拉不出来呢!你就乖乖地在这呆着,一会我和霖再回来看你哦!”说完拉着南宫霖就往门走去。我已经没有办法集中心神去听他说话了,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,嘴里发出娇媚的呻吟。

  “玄,这样宝贝受得了吗?”南宫霖有点担心的问到。

  “放心,没事的。我调的药你还不放心吗?越是这样的调教以后她的身体越敏感。才不至于会受到伤害。正好可以教训一下她,要不她老是那么没自觉,那么容易相信人。”

  "玄,你查到今天来的那个转学生的资料了吗?我觉得他不是个简单的人物。

  "南宫霖有点担心的问到。

  "我也是这么觉得的,所以我早就派人去查看了。估计马上就会送来。"南宫玄刚说完就传来一阵敲门声。

  "少爷,我可以进来吗?"一个全身黑的中年打开了门。

  "进来吧!查得怎么样了?"南宫玄问到。

  "少爷,果然不出所料!这个人很不简单。我们一开始根本查不到他的资料。

  直到动用家族情报系统才在S 级秘密档案中找到他的资料。瑞司。克鲁特。

  杰那林,是杰那林家族族长最小的儿子,智商高达200 ,是杰那林家族的指定继承人。

  他的母亲是克鲁特家族族长的独生女,虽然不能继承族长之职,但掌控克鲁特家族 2/3 的秘密力量。他可以说是世界上能和两位少爷抗衡的五人之一了。

  这一次他似乎是冲着少奶奶来的。"黑衣人说完就恭敬的站到一边。

  "玄,还真不出我们所料,竟然是冲着我们的宝贝来的,看来有一场硬战要打了!"南宫霖阴沉着脸狠狠地说到。

  "博仁,你可以退下了。"南宫玄瞟了一眼黑衣男子。等黑衣男子走了以后两人沉默了一会儿。"霖,该去看一看月儿宝贝了。再不去的话她可是会怨死我们两的。"说着就率先站了起来朝卧室走了过去。

  当两人打开卧室的门时,顿时被所看到的景色吸引,全身都滚烫了起来。空气中散发出的是少女甜甜的体香和一种淫迷的气氛。这更让他们下身的铁棍越发的肿胀和硬挺起来。两人边走边把身上的睡衣随手脱了,待他们走到床前的时候早就一丝不挂了。

  南宫霖和南宫玄各自拿出了一个振动器,透明的液体顺着一起流出,扯出长长的丝来,显得极其淫迷。两张小口因为振动器的原因,都不能关闭。粉红色的嫩肉随着呼吸一张一合的,仿佛婴儿的小口。看到这后两人再也忍不住了,都纷纷解开床上人儿的束缚,开始了又一轮的战争!

  【完】